橘六六还是猪

你好这里猫头 叫我橘六六也可以
凯歌衍生 HP LL POI 怪诞小镇以及各种
我也不知道我墙头为什么这么多
懒癌晚期 中二晚期 拒绝吃药

靖苏文金句

四十米大长刀【微笑】

昔我往矣:

复习旧文,摘录了一些金句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向太太们致敬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昔年靖王独守一点孤愤,寂寞边塞,无人能解,为天下所轻,人人都笑他不懂钻营,不识时务,却唯有一人,重他风骨有价,抱病前来,倾心相助,与他同心同德,不离不弃。——俯首江左

千千万万个故事里,梅长苏都得以大难不死,得以与萧景琰相忘于江湖,得以逍遥自在游历万景,除了真正的那一个。——七九木

空山藏梅,能藏多久?
大约是,一场雨的时间。
——雨醉青蔷

北境的酒是真烈……
梅长苏看着他笑起来。眉眼间的豪气,依稀曾经月下刻入心骨的容颜。
他说,你回去把弓拿来给我,我要带走。
萧景琰,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。
——道可道不可

活着,人回来;死了,魂回来。——总有刁民想害朕

君不知命几何,情几许,忽而便是白发身。——TBD

“但你一定是死了罢?”萧景琰温柔地看着他,“不然你怎么舍得我一个人?”——脑洞随天开

雪啊,你莫要来了。他怕冷,他冷了我却不能抱着。——黑、景琰

愿君拾得清平令,残生不至入梦来。——cynthia_小方中毒中

我看到他的血,从我心口流出。——花冠

据说他离开前的最后一刻,是他这么多年最快乐的一刻。终于能有个交代了。他心想。小殊一定不会怪我,他有些骄傲的想着,毕竟,我做的这么好。——Sunnyjuly

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,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
上报国家兮下救黔首,铁骨不屈兮情义千秋
——子非鱼

梅长苏笑笑,觉得和尚傻:“我若骗你呢?”
盲僧没有马上回答。
梅长苏未听到回应,便探头过去瞧,见盲僧淡淡地一笑,连眼角都温和起来,嘴角轻扬眉梢微垂,却又是苦的。
“……也罢。”
——小小爵士

君为天,宰辅为地,抚大梁万民,皆为你我子息。——焚琴煮鹤君

这个冬天,一如既往地寒冷,漫长得像人的后半生——洛xx

17岁的林殊将看一半的在琅琊山买的北方游记随手塞到书架角落里,朝屋外催促他的萧景琰喊道:“我马上就来!”说完急匆匆地捞过书架旁挂着的铁弓,大步走出了屋子。
再也没有回来。
——风景线

林殊已是一个死人。如果说他还活着,那也只是活在许多人的梦里,尤其是梅长苏的梦里。——阿穿用生命刷淘宝

怎知你这一生美梦,不是他人苦心经营。——与君共

他回不来了。
萧景琰看着林殊,看这位永远比他聪明的少年知交正竭力为他编织最后一个谎言。梅长苏的唇角逐渐抿起,眸光略微游移,他如此的敏锐,已开始为他的沉默而紧张了。
萧景琰微微一笑,他的眼角湿润了。
“一言为定。”他说。
——一颗柠檬多少坑

那个时候的他多希望可以在那一瞬间,三千青丝就能化为霜雪。
一夕苍老。
——进击的三千

梦醒后,萧景琰依旧是孤身一人。
西洲的梅花正好,碧落黄泉,却再也无人相赠。——与君歌 盼乌头马角终相救

只不过到了如今,全成了故人罢了。——也见长安

庭生推门进来的时候,萧景琰的身体已经彻底凉了下来。窗边种了几株白梅,几片花瓣飘了进来,正巧落在了萧景琰苍白的发上。
一时之间,竟也分不清颜色了。——归羽

还有一个人希望喝到你泡的龙井。要味道最淡的那一种,就像白水一样,只不过多含了一缕香。——和守月

你不是他的挚友,不是他的同谋,你是他的王棋。诚然,你是最重要的一颗,你不能被牺牲,因为你输了,他便输了,但棋子终归是棋子。——辛夷  空城新绿待王孙

萧景琰有些发怔,一时竟不敢抽出那最后一张纸。 
他怕那还只是一片空白。 
终于颤抖地抽出最后一张,而那最后的一张纸上,写着一句话,不是第一个,但是林殊的最后一个谎言。
我不曾想过与你共度余生。 
——小傻子✿

明珠蒙尘十三年,又三十年。——Gloria_昭延^大型杂食

评论(1)
热度(242)

© 橘六六还是猪 | Powered by LOFTER